合租情缘许剑成都篇 第二十五章 - 情感 - 中天女性网

合租情缘许剑成都篇 第二十五章

时间:2017-07-30 11:52:06

  许剑看我一下子哭了,把我揽在肩头,低下头轻轻的问:“怎么了?” 

  我摇了摇头,靠在他的肩上,擦了擦泪。然后抱住他的脖子,闭上眼睛。 

  许剑继续说道:“你别说,我也有点担心,怕你家康捷太厉害了,小雯吃不消。” 

  我打了他一下,示意他别说了,只想静静的在他胸前躺会。谁知他仍在哪儿自顾自的说:“我们现在只敢用后位或侧位,打死也不敢碰她的肚子……去!不管她了。走,咱们也做去!” 

  我一下想起下午的电话,心里有种报复的快感,冷冷的说:“你说做就做呀?我还没情绪呢!”然后丢下目瞪口呆的许剑,冲凉去了。 

  在花洒下面,我冲着自己的身体,心里有点恨许剑,也有点恨康捷。为什么恨,自己也说不出。想着许剑下午的电话,两腿间竟升又腾起一股热流。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,眼睛还有点红,可分明下面痒痒的。这么一下,心里好象也柔了。 

  裹好浴巾,走了出来。 

  一出浴室,就又听见小雯那毫无顾忌的大喊大叫,我不由得笑了。看见许剑斜倚在沙发上,对小雯的喊叫似乎充耳不闻,在哪儿百无聊赖的来回换频道,一下子又觉得他可怜巴巴的,心里似乎升腾出一种母爱来,走过去,把他的头搬过来,靠在了我的胸前。 

  许剑也没说话,很驯服的坐在那儿,抱住我的腰,闭着眼,用嘴把浴巾拱开,然后含住乳投。我想起许剑说过,他就喜欢我的乳防,说是最漂亮的乳防。我不由得把他往怀里紧了紧。那一阵,没有一丝涩情,只觉得温馨。 

  猛然一睁眼,天已大亮了。许剑象个婴儿般蜷在一旁安静的睡着。我翻过身来,细细的看他。许剑应该说比较帅,高高的鼻子,薄薄的嘴唇,还有一头自来卷;身上肌肉很发达,白白的,充满活力。对,活力。康捷给人的感觉是宽厚,成熟,身上散发着逼人的男人魅力,而许剑则是动感十足。 

  “都是难得的好男人。”我心里想着,不由俯身轻轻的吻吻他的前额,然后悄悄起来,去卫生间。 

  又路过他们的卧室。门大开着,只有小雯一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着。 

  我朝客厅瞟了一眼,康捷的衣服和鞋子都不在了,我知道他上班走了。又看了看小雯,无声的笑了。小雯横在床上,一只手捧着大肚子,一条腿笨拙的吊在床边,中间的禾幺.处暴露无遗,还轻轻的打着胡噜。我进去,给她盖上被子,出来时轻轻掩住房门,进了卫生间。 

  上完厕所站起身来,我心里一动,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,找见我的手机,又返回卫生间,悄悄给单位请了个假。回到客厅,我迟疑了一下,还是把内裤,乳罩穿上了,又回到卧室,靠着许剑安静的躺下,竟又睡着了! 

  迷迷糊糊中,觉得下面酥痒酥痒的,抬头一看,这个死家伙,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下面,隔着内裤在舔我的荫部。我又倒在枕头上,把腿再分得开些,乐得享受。 

  下面酥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我不由自主的把内裤往下褪,我想让他直接接触那里。许剑帮我把内裤褪下,然后拨开中间,把舌头伸了进去,我畅快的呻吟起来。他每用一下劲,我都不由得抖一下,到最后,一股一股热流都走到下面,我的声音越来越大,最后,一阵痉挛——我居然到高潮了! 

  许剑站起身,抱着我的双腿,一下子把我拉到床边,又是一下子尽根而入,我又畅快的呻吟起来。我和康捷有一个多星期没莋爱了,现在让我觉得特别的舒服。许剑站在床边运动了一会,又趴上床来,仰躺下抱住我往他身上抱,我说:“不上去!”我不太喜欢女上位,总觉得没力气。许剑只好又把我翻过来,让我跪趴下,他跪在后面使劲顶了起来。 

  我趴在床上,随着许剑的节奏来回动着,嘴里欢畅的呻吟着,忽然看见个大白屁股坐到床边,知道小雯也过来了,但已顾不上了,嘴里叫道:“快点!快点!使劲!”一阵头晕目眩,仿佛冲上云端,身上紧绷起来——“啊……我又到了!” 

      完事了,我软软的趴在床上,身体好象仍在半空中往下坠。我闭着眼感觉着,却听见小雯在旁边调侃:“哼!还笑话我叫唤,你的叫床也够有水平了!” 

  我急忙起来打她,却觉得东西顺着腿根往下流,急忙往卫生间跑,边警告小雯:“回头和你算帐!” 

  在卫生间,简单冲洗了一下,一出门,和许剑撞了个满怀。这小子在门口老老实实的等着,也不说进来。我在他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,说:“进去吧。”就势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,“啪!”那么响,吓了我一跳!讪讪的进了卧室。挨着小雯躺下。 

  小雯翻身搂住我,伸手盖住我的乳防。我把她的手打开,她又死皮赖脸的握住。我也不待理她了。小雯问我:“挺好的?” 

  “哦,挺好的。”我平静的答道:“好久没这么好了。最近我和康捷好象一直不太高。”说着,突然想起来,我扭过身来,也摸着她的肚子,问道:“你这么大肚子,还这么疯啊?” 

  小雯满足的笑了:“这会的性欲反倒特强烈,一碰就到了。只要不让男人压住肚子,其他什么方式都行。”说的我和她都吃吃的笑了。 

  这时许剑也回来了,到旁边靠着我躺下。我们都没理他,小雯仍在说着:“还有两个多月。这家伙,老蹬我。你摸,又蹬了!” 

  许剑从背后悄悄的搂住我,手伸过来摸住我的小腹,玩弄着我的毛毛。我没理会他,仍听着小雯在哪儿喋喋不休的谈着怀孕感受。小雯继续说着:“……我们单位的一位大姐告我,生的时候,一定在家自己背皮,别去医院,背的特不舒服。” 

  我傻傻的问:“什么是背皮呀?” 

精彩推荐